微信复制了漂流瓶功能,统一推送联盟向与会代表分享了《中国绿色App标准》(草案)

摘要今天,后厂村之花、互联网的那点事等多名大V在微博爆料,称安徽汽车网程序员删库跑路,只留下1
张图片做官网。今天,后厂村之花、互联网的那点事等多名大V在微博爆料,称安徽汽车网(网址:
张图片做官网。根据爆料的截图显示,该网站虽然页面上还有新闻内容,但查看代码发现,网站的内容全是由图片组成,点击网站内容毫无反应。小编打开官网发现,目前该页面已无法访问,显示为502。此外,安徽汽车网APP也已经无法正常使用,显示网络连接异常。目前,官方暂未对此做出回应。公开资料显示,安徽汽车网成立于
2003 年 9 月 5
日,是安徽省汽车行业颇具影响力的网络服务提供商。主体公司为合肥久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3 万元。合肥久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 2018 年 9 月 13
日备案安徽汽车网域名,营业至今仅 6 个月左右。

摘要2019年4月3日,统一推送联盟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召开2019年度全体成员大会。来自华为、OPPO、Vivo、小米、腾讯、百度、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多家厂商的代表参加了本次会议。据统一推送联盟官方消息:本次会议得到了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和指导,在梳理2018年联盟取得的工作成果的同时,为联盟19年的工作指明了方向。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网络发展处陆洋副处长到会致辞,简要回顾了中国信息通信产业的发展历程,深度剖析了中国安卓碎片化生态导致的问题,高度肯定了统一推送联盟在中国安卓生态中所做的努力和贡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泰尔终端实验室主任魏然在致辞中对联盟成立的初衷和全年的工作成绩给予高度了肯定,并为联盟后续的工作提出了意见和建议。魏主任指出,联盟应继续脚踏实地的破解安卓碎片化的难题,确保前期标准落地实施,持续提升中国用户对安卓生态的信心。联盟秘书处从政府要求,行业需求,企业诉求及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向与会人员汇报了统一推送联盟各项工作的发展,得到了与会代表的一致认可。联盟秘书长王景尧博士对2018年的联盟工作做了详细而全面的总结,并对2019年联盟重点工作计划进行了梳理。分享了“推必达”在标准推广,技术落地等领域的最新进展。吴荻博士向各成员单位深入解读了统一推送通道层接口测试标准,共建推送内容安全生态的最新进展。在本次会议上,统一推送联盟向与会代表分享了《中国绿色App标准》(草案)。标准的制定经过了联盟秘书处充分酝酿及调研,充分考虑了用户对于绿色App在个人隐私保护、权限管理、基础安全(网络安全、内容安全)、行为规范(交叉唤醒,后台自启动)的诉求。在19年,联盟将尽快推动《中国绿色App标准》的制订,并在行业内推广实施。未来,我们相信,后台纯净,不侵犯隐私的『绿色App』将成为安卓用户的新选择。2019年,统一推送联盟将继续实现更好的用户体验视为己任,将落实行业监管部门的要求视为责任,将产业生态链各方的诉求和关切视为目标,积极发挥生态引领者的角色,努力打造积极向上、技术驱动、责任共担、合作共赢的行业组织,为中国安卓绿色生态做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

摘要微信官方已于2019年4月4日下架漂流瓶功能。漂流瓶功能的下架或许并不让人意外,毕竟它一直被质疑起到了不可描述的功能。2018年11月30日,微信曾发公告称,“仍然存在用户利用漂流瓶等功能发布色情内容或色情招嫖广告的情况”。当时微信还做了专项清理,也暂时下线了微信漂流瓶和QQ邮箱漂流瓶功能。而目前,在微信的“发现页管理”中,漂流瓶图标已经消失,原来这页有十项功能,可谓十全十美,现在踢出去一个之后秒变九头鸟。漂流瓶,一度曾是张小龙的骄傲,如今却成了弃儿。可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那个蓝蓝的QQ邮箱漂流瓶页面,陪伴了很多人的青春。笔者上初中时,偶尔会扔一个漂流瓶,那种向未知的远方播撒友谊的感觉、那种对未知惊喜的期待,真的让人很兴奋。事实上,漂流瓶更像一个“过河拆桥”中的“桥”的角色。2005年,腾讯收购张小龙一手做大的Foxmail邮箱,并借此将张小龙纳入麾下。他被要求负责当时毫无起色的QQ邮箱,并且马化腾还希望QQ邮箱能干掉微软邮箱。而“救命星”漂流瓶的诞生,很像是无心之举。据环球企业家报道,腾讯广州研发中心的办公室里,有一整面墙,设计师在上面画了一片蓝色的大海和一个漂流瓶。无心插柳柳成荫,谁也没想到,这个玻璃瓶,日后竟成了几亿人都在用的漂流瓶。张小龙曾说,“当时只是有这样一面空墙,大家觉得应该画点东西在上面,设计师就画了比较开阔的海和好玩的漂流瓶。当时并没想到将来会在邮箱中做一个相关应用。”其实漂流瓶,并不是QQ邮箱的原创。以前也有很多网站尝试过,但都没有用在QQ邮箱上效果好。对此,张小龙曾分析道:“邮箱是存储、中转和回应信息的天然场所,与漂流瓶的性质很符合,又不同于QQ即时通信的特性,同时满足了现代人对倾诉和匿名社交的需求。”一天,有个用户跟张小龙说,自己的老板也在办公室用漂流瓶。那一刻,张小龙知道,他成了。内向的张小龙,曾在饭否上写下了这样的告白:“这么多年了,我还在做通讯工具。这让我相信一个宿命,每一个不善沟通的孩子,都有强大的帮助别人沟通的内在力量。”命中注定做社交的张小龙,后来还成了“微信之父”。2011年,微信复制了漂流瓶功能,同时还推出了“附近的人”和“摇一摇”。早期QQ和微信都不需要实名,很多人就是想在现实生活以外,有一块自留地,可以认识工作生活以外的朋友。但是随着QQ和微信逐渐成为工作软件,再加上现在社交软件都得实名了,于是一个原本是面向陌生人的功能,自然就变成了鸡肋。毕竟大家都是实名地跟家人朋友同事同学聊天,这种情况下,还用漂流瓶匿名社交的人,要么是太清闲、要么就是“有目的”。不信你看下图的漂流瓶,是不是觉得很烦?也就是说,漂流瓶已经到了不整不行的地步了。张小龙可能也没想到,成也漂流瓶,毁也漂流瓶,即便微信努力整改,却也奈何不了人类的劣根性。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于人如此,于产品也是同样的道理。今天是漂流瓶走了,谁能保证有一天微信就不会走呢?想当年,飞信不就是被这样换掉的吗?如果有一天,微信也离开了,你会作何感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