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缺乏互联网疯子,模式识别中心还有一个工程团队与微信产品团队进行对接

摘要微信终于上线这新功能!朋友圈已经疯了!俗话说“词不达意”,意思是我们说的话有时候并不能很好地表达出我们原本想要表达的意思。这是语言的局限,也是表达的无奈。不过表情包的出现,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人们将不同的表情或动作,配上不同的文字,就能生动形象地呈现出另外一层意思。表情包由于应用方式广泛而成为了人们日常经常使用的交流方式。▲
微信iOS
7.0.9版本不过,由于各种限制,之前微信的朋友圈评论是不能使用表情包的,这可以说是微信社交的一个遗憾。不过好消息是,12月23日,微信推送了全新的iOS版本7.0.9,发消息时,可以引用之前的内容,还新增了加好友时设置朋友圈权限的功能,而且朋友圈评论也可以使用表情包了!并能评论动图表情包,大家快去朋友圈试试吧。除了iOS版本,有消息称,将微信更新到内测版7.0.10的安卓用户朋友圈也可以发表情包。不过,实测发现虽然可以看到表情包,但是也不能评论。另外,还有朋友的微信版本为7.0.9正式版本,但是也可以在朋友圈评论中发表情包。不过,后者用的都是华为Mate30
Pro 5G版,不知是否是跟5G手机相关还是因为其他因素。

摘要想到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即时通讯工具的长期使用者,从ICQ、OICQ、MSN、SKPYE、飞信再到今天的微信等等,先后使用过数十个IM,但坚持使用至今没有间断的却只有QQ,至于说微信也是由QQ推广而来。想到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即时通讯工具的长期使用者,从ICQ、OICQ、MSN、SKPYE、飞信再到今天的微信等等,先后使用过数十个即工具时通讯aah,但坚持使用至今没有间断的却只有QQ,至于说微信也是由QQ推广而来,甚至说微信好友也大多是从QQ好友中来,其他的都因为种种原因如匆匆过客,来得快去的也快。如今,几乎没有了任何的注册冲动,去尝试一些新的即时通讯工具,不管其装配了多少子弹。比如移动的JEGO,其给我带来的兴趣不足一天。不禁要问,是市场饱和还是创新缺乏?最近,先是广东联通和腾讯合作推出“微信沃”,又是广东电信和网易推出的“易信”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话题,然而对我来说,无论是“微信沃”还是“易信”却没有一点吸引力让我去尝试注册和使用,或者说我本身就不是这类业务的潜在用户呢!思考之余,让我连带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最近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业界似乎都有一种声音,那就是革运营商的命,而且随着OTT业务爆发,这种声音更是叫嚣尘上。几乎圈外人士早已给运营商判了死刑,要么当好你的管道运营商要么就等死。这几乎和最近张瑞敏说的,传统制造业要么触网要么死亡一个路数。那么,我不禁要问,难道真的只有被革命的份,而没有革别人的命的份吗?以即时通讯工具为例,中国三大运营商先后推出飞信、JEGO、翼聊、易信、沃友等等分属三大运营商的IM业务,名字不同但所实现的业务并无太大差距。至于说发展,也不能不说差,随便一项拿出来就有上千上亿的用户,但其影响力和微信、QQ等比较,却差的太远。至于说原因,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搜出各种专家提到的上百种理由。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被归结为公司体制。似乎就是说,只要这种制度不变,就只有被别人革命的份而没有革别人命的份。比方说,某运营商老总曾经说过,运营商缺乏互联网疯子,结果后来真的引进了一些所谓的“疯子”,但这些“疯子”最后都是“高调”的进去,“低调”的出来,甚至,一些互联网疯子到了运营商便“不治自愈”了?总结曰:水土不服。再比如移动互联网业务的运营,一度也是不温不火,结果一讨论还是体制问题,于是从体制上进行了很多的探索,比如业务发展基地化,互联网运营公司化,凡此种种都可以看出中国运营商在面对移动互联网的革命大潮时,不是不努力,而是努力的有点过头,甚至有点摸不着头脑。而当OTT冲击成为2013年的热点话题时,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所作出的一些新动作,可以看作是最新的调整和尝试,总结一下,主要有这些改变。第一,既然体制短时期内无法改变,也不可能引进大批互联网“疯子”的情况下,主动向OTT运营商靠拢,去学习和摸索互联网公司的创新之道。从易信看,显然比广东联通和腾讯的合作更深入一些,其后续的创新可能更有看头。第二,更加主动的把自己的资源开放出来合作,而不是被动的开放和被动的合作。做到开放的资源心里有数,合作的项目心里有数。比如易信中电信开放短信、语音、流量和营销渠道等,把这些做好了即可,不去投入过多资源来左右业务的发展。业务的竞争力由合资公司的竞争力体现而不是从中国电信的投入来体现,这有别于某些运营商以KPI高压模式推广移动互联网自营业务。比如易信中,电信推出免费策略,看上去有些“挥刀自宫”的感觉,但从运营商实际推广业务看,免费比所谓的收费更能带来新的价值,这是3G时期独特的商业模式。第三,从事业部到独资公司再到合资公司,管理模式的不断探索有利于让业务发展独立于运营商原有体系。这一点电信和网易的合作显然比移动和联通更超前,合资公司有利于责权利的界定,有利于企业的自我发展。比如明确易信所需的IDC成本,以及与联通、移动发生的网间结算,均由合资公司承担。第四,和主流OTT运营商合作,各自拿出自己的优势核心资源,彼此互补,形成比各自作战更有竞争力的优势。比如网易操盘整个业务的规划、开发和运营,这发挥了一向以“产品经理”著称的网易体系优势。对于电信而言,其在定制终端和自有渠道以及管道资源的投入更进一步给易信的快速布局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最终形成1
1>2的效应。第五,在融合大潮趋势下,以更开放的心态,打破三大运营商的藩篱,以移动终端大平台为契机,双方各取所需,共同开发移动互联网这一大蛋糕。比如易信无差别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的手机和固话用户提供移动互联网服务,这比早先三大运营商只为自己的客户开发IM有很多的进步。而对于网易而言,在腾讯微信的强大攻势下,自己单打独斗显然很难有胜算,和电信的合作有利于其战斗力的加强。加之中国电信去“电信化战略”和网易移动互联网战略的契合,相信易信仅仅是个开头,强烈的合作意愿是成功的基础。至于说易信本身发展如何,凭借双方的资源整合和易信推出的一些业务特色,短时内达到既定目标不是问题,关键在于能否留住用户,能否在后续运营中不断提升体验,将电信竞争力和互联网竞争力合二为一,形成新的合力。从这一点讲,我认为运营商革别人的命是有机会的,一是互联网二是金融,但至于怎么革,也许就会在这些不断深化的合作中摸索产生。

摘要微信
5.0“扫一扫”发布的时候,被讨论得最多的是它所承载的商业化重任。被忽视的,是背后的技术,及技术蕴藏的趋势。同样地,这个版本亮相的微信自主研发语音识别技术,也为外界所震惊和质疑。微信
5.0“扫一扫”发布的时候,被讨论得最多的是它所承载的商业化重任。被忽视的,是背后的技术,及技术蕴藏的趋势。同样地,这个版本亮相的微信自主研发语音识别技术,也为外界所震惊和质疑。“腾讯能够一夜之间自研成功语音识别技术?”类似质疑遍地都是。在独家采访微信“模式识别中心”团队后,我们发现两个产品功能并不是孤立地存在的,而是人工智能技术武装微信的两个投射。微信走向智能化,不是从这两个功能起步,也显然不以其为终点。本文揭秘了微信产品背后的故事,介绍“模式识别技术”的未来形态,以及科研与产品开发的关系。而我们更关心的,是微信乃至整个移动互联网正在发生的变化:越来越智能化。这是由移动设备和移动产品丰富的连接性引发的变革。正是得益于如此丰富的连接性,人工智能基础技术得以从多方面渗透进来,燃起穿戴设备的热潮,掀起电视、汽车、家居、医疗各产业的变革,真正拉开科技改变生活的序幕。1/3
博士,2/3 硕士的高学历团队“模式识别”是人工智能的一个分支,在上个世纪 60
年代成为一门学科。所谓模式识别(pattern
recognition)是指对表征事物或现象的各种形式信息进行处理和分析,以实现对事物或现象进行描述、辨认、分类和解释的过程。模式识别对象包括文字、语音、图像、生物传感器、心电图、脑电图、地震波等等。对应到
IT 领域,主要是指文字、语音、图像、与 IT 相关的传感器等,如 iPhone 5s
新增的指纹识别功能,将来也会属于“模式识别”研究的对象。微信的模式识别中心也是一个研发中心。据团队负责人陈波介绍,他们隶属于微信北京研发中心,研究方向包含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语音合成、音频指纹、语义理解、数据挖掘等等。不过由于这个研究型团队辖属于微信,他们不只负责理论研究,还对接产品功能开发。模式识别中心原先不属于微信,其前身是腾讯研究院下属模式识别小组,2010
年 9
月成立。这个小组面向整个腾讯公司提供基础研究成果的服务。比如诞生之初就为
QQ 输入法提供手写识别功能。2011
年腾讯内部创新热潮起来后,这个团队拓展研究领域,扩展到人脸识别、图像检索、文字识别等,集多种图像技术于一身“QQ
慧眼”就是这个团队研发的。2012 年 9
月,该团队正式划归微信管辖,随他们一同到微信的是当月发布的微信 4.3
版本中的通讯录语音搜索功能。为什么基础研究团队要整合到微信团队?陈波给出的答案是:“一方面微信是引领移动互联网潮流的产品,对视觉、听觉延伸的东西需求很大;一方面技术成熟,到了基础领域研究落地阶段,微信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平台”。目前微信模式识别团队有
40 多名成员,都是高学历多能人才。据陈波介绍,40 多名同事中,有 1/3
是博士,2/3 是硕士。还有一个类似比例是:整个团队 1/3
从事前沿技术研究,2/3
从事现有技术研究和产品对接。关于团队的研究方向,陈波介绍主要分为语音和图像两个小组,语音研究对应的是手机上的麦克风,由博士生卢鲤带领
12 个人负责;图像对应的是手机摄像头,由博士生刘海龙带领 13
个人负责。“小组是比较成熟的方向。除了小组之外,我们也有其他研究方向”,陈波说,“包括文字识别、人脸识别、语义理解、视觉搜索、音频指纹检索等”。除了科学研究团队,模式识别中心还有一个工程团队与微信产品团队进行对接。据陈波介绍,她的团队不是纯粹搞研究,不只会写
paper,还有很好的开发能力。他们没有专门的手机开发人员,都是自己搞 iPhone
开发,把 demo
秀出来;遇到产品问题,也要与产品团队共同解决。在招聘人才方面,模式识别中心也是把关严格,要求研究与工程能力兼备,所以团队过即使加入微信后也没有膨胀发展:团队成立之初是
2、3 个人,去年加入微信大家庭的时候是 30 人左右;加入微信后,现在团队是
40 人出头。相对于竞争对手,这仍然是一个精干的团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