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推送联盟将继续实现更好的用户体验视为己任,单位实施本解释规定的犯罪的

摘要2019年9 月 17 日,期待已久的微信 7.0.7 for iOS
正式版上线了。1、概述与一周前更新的微信 7.0.7 for Android
内测版相似,此次更新并没有新功能上线,更多是一些细节上的改变。或许是为了与
Android 版本号同步,iOS 版微信的更新跳过了 7.0.6 版本号,从 7.0.5
直接来到了 7.0.7。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此次更新情况,我们将微信 7.0.7
for iOS 的新能力,与微信 7.0.5 for iOS
版本进行了对比。目录如下:一、小程序「回到首页」功能强化,权限管理页上线;二、订阅号消息页面中的「未完成的功能」彩蛋下线;三、表情包选择栏改版;四、选择「照片」时的多选图片页与图片编辑页面改版;五、支持停用「微信支付」消息服务。2、小程序「回到首页」功能强化,权限管理页上线本次更新最大的亮点在小程序。点击小程序胶囊按钮中的「…」,你会发现所有功能被分为了三栏:第一栏为小程序的头像、名称,点进去后会跳转到「关于」页面;第二栏为针对小程序本身的操作,包括原本就有的「发送给朋友」、「添加到我的小程序」,以及一个新增的「回到首页」常驻按钮;第三栏为「浮窗」、「设置」、「反馈与投诉」,相当于把「关于」页面中的部分内容一并列在了底部菜单中。过去,只有用户收到朋友转发过来的小程序卡片时,按「…」按钮才会有「返回首页」的功能;本次的改版中,「回到首页」成为一个标配功能,这也让小程序更像是独立的
app,而不仅仅是方便分享和动态更新的「高级 H5 页面」。▲ 小程序菜单栏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值得一提的是,在小游戏内,没有「回到首页选项」,第三栏却新增了「成长守护」选项,在点击后将跳转到「未成年人成长守护」页面,家长可以为孩子设置「时间管‌理」、「消‌费管理」、「一键禁玩」等。▲
小游戏「…」中的「成长守护」从这些更新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新的趋势:小程序正在「app
化」,它有了更明确的首页、更独立的权限管理。3、「未完成的功能」彩蛋下线还记得在「订阅号消息」页面,长按订阅号消息会出现「未完成的功能」彩蛋时,我们曾邀请过阿禅、keso
等人猜测一下微信的「彩蛋功能」可能是什么样的。我们把微信的心思猜了个遍,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彩蛋在微信
7.0.7 for iOS
中说下线就下线了,只能说「未完成的功能」是真的完成不了了。▲
订阅号消息页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4、表情包选择栏改版微信 7.0.7
for iOS 正式版中,表情包选择栏变得更高了,表情包缩略图也加大了。▲
表情包选择栏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原本的左右滑动选择同类表情包,变为了上下滑动,左右滑动则成了表情包类型的切换。5、多选图片页与图片编辑页面改版在与好友聊天时选择发送「照片」,或是发布朋友圈时点击「从手机相册选择」,即可进入多选图片页,此次更新中该页也有变化。相比微信
7.0.5 for iOS
版本,整个页面由浅色加深,页面顶部中间新增了一个相册选择按钮,替代了原本左上角的返回键。▲
多选图片页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而在选择图片后,依次点击「预览」-「编辑」,也能看到一些小变化:底部图标改变,表情包选择页面变化等。▲
图片编辑页面对比. 左为 7.0.5,中、右为
7.0.76、支持停用「微信支付」消息服务微信支付通知页面右上角原先的「…」变为了代表「设置」的齿轮符号。▲
微信支付页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点击齿轮,你可以选择停用微信支付的消息服务,停用该功能的同时会清空历史数据。不过,停用后并不会影响微信支付的日常使用,只是查询账单、联系客服、接收通知等功能就不能再微信支付消息通知中查看了。▲
点击微信支付右上角按钮后的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过去,微信支付的通知消息不能关闭,用户每次使用微信支付都会弹出通知。如果用户同时关注了所绑定的银行卡的公众号,还会遇到每一次消费两个公众号同时弹出通知的体验。微信支付推出早期,这样的设定可以让用户更清楚资金流向,减少用户的迷惑和焦虑,但是,当微信支付的应用场景和频次越来越多时,过多的通知也可能是用户的烦恼。这一次,微信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了用户。除了上述明显的更新,「订阅号消息」页面中的「搜索公众号和工具」也进行了小调整,在微信
7.0.5 for iOS
中,这个搜索框需要下拉页面才会出现,且几个字居中显示;而在微信 7.0.7 for
iOS 中,搜索框固定在了标题栏下方,文字居左。▲ 订阅号消息对比. 左为
7.0.5,右为 7.0.7当然,并不只是在微信 7.0.7 for Android
内测版上做功能的增加,微信 7.0.7 for iOS 仍保留了一些「顽固特色」,比如
Android 上已有多时的小程序评分就还是没有出现。

摘要为进一步严惩网络犯罪,2019年10月2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为进一步严惩网络犯罪,2019年10月2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搜索引擎等信息网络应用服务造成违法信息大量传播、用户信息泄露的,将被纳入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入罪标准,提供服务的单位和个人将承担刑事责任。为网络犯罪支付结算金额二十万元以上的,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等都将被认定为“情节严重”。按照规定,提供信息发布、搜索引擎、即时通讯、网络支付,利用信息网络提供金融、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的都算网络服务提供者。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播的,致使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等都可能入罪。《解释》进一步明确:刑法规定的“违法犯罪”,包括犯罪行为和属于刑法分则规定的行为类型但尚未构成犯罪的违法行为;以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目的而设立或者设立后主要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利用信息网络提供信息的链接、截屏、二维码、访问账号密码及其他指引访问服务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发布信息”。  具体来说《解释》共十九条,主要包括以下十个方面的内容:(一)明确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主体范围。网络服务提供者切实履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是维护网络安全的前提和基础。根据刑法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拒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情节严重的,构成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解释》进一步明确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范围,即包括提供下列服务的单位和个人:(1)网络接入、域名注册解析等信息网络接入、计算、存储、传输服务;(2)信息发布、搜索引擎、即时通讯、网络支付、网络预约、网络购物、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站建设、安全防护、广告推广、应用商店等信息网络应用服务;(3)利用信息网络提供的电子政务、通信、能源、交通、水利、金融、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二)明确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前提要件。根据刑法规定,构成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以“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作为前提要件。根据司法实践的情况,《解释》进一步明确
“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是指网信、电信、公安等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承担信息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部门,以责令整改通知书或者其他文书形式,责令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改正措施。认定“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应当综合考虑监管部门责令改正是否具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改正措施及期限要求是否明确、合理,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具有按照要求采取改正措施的能力等因素进行判断。(三)明确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入罪标准。根据刑法规定,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有严重情节的,构成犯罪。为统一司法适用,《解释》根据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不同情形,对其入罪标准作了明确:(1)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播的,具体从违法信息数量、传播范围等方面加以判断;(2)致使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具体从泄露的用户信息数量、后果严重程度等方面加以判断;(3)致使刑事案件证据灭失,情节严重的,具体从相关证据所涉案件重要程度、造成证据灭失的次数、对刑事诉讼程序的影响等方面加以判断;(4)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具体从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的重要程度、前科情况、造成后果等方面加以判断。(四)明确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的客观行为方式。根据刑法规定,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三种行为方式:(1)设立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的;(2)发布有关制作或者销售毒品、枪支、淫秽物品等违禁物品、管制物品或者其他违法犯罪信息的;(3)为实施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发布信息的。针对司法实践反映的问题,《解释》进一步明确:刑法规定的“违法犯罪”,包括犯罪行为和属于刑法分则规定的行为类型但尚未构成犯罪的违法行为;以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目的而设立或者设立后主要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利用信息网络提供信息的链接、截屏、二维码、访问账号密码及其他指引访问服务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发布信息”。(五)明确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的入罪标准。根据刑法规定,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以“情节严重”作为入罪要件。根据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情况,《解释》主要从如下几个方面明确了“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一是设立网站、通讯群组、发布信息的数量。《解释》规定,假冒国家机关、金融机构名义,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的,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数量达到三个以上或者注册账号数累计达到二千以上的,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通讯群组,数量达到五个以上或者群组成员账号数累计达到一千以上的,或者发布有关违法犯罪的信息或者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发布信息,达到相应标准的,属于“情节严重”。二是违法所得数额。《解释》规定,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属于“情节严重”。三是前科情况。《解释》规定,二年内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的,属于“情节严重”。(六)明确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主观明知推定规则。根据刑法规定,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要求行为人主观方面“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根据司法实践的情况,《解释》总结并明确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主观明知的推定情形,即为他人实施犯罪提供技术支持或者帮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但是有相反证据的除外:(1)经监管部门告知后仍然实施有关行为的;(2)接到举报后不履行法定管理职责的;(3)交易价格或者方式明显异常的;(4)提供专门用于违法犯罪的程序、工具或者其他技术支持、帮助的;(5)频繁采用隐蔽上网、加密通信、销毁数据等措施或者使用虚假身份,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的;(6)为他人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提供技术支持、帮助的;(7)其他足以认定行为人明知的情形。(七)明确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入罪标准。根据刑法规定,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以“情节严重”作为入罪要件。根据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情况,《解释》明确了“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即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1)为三个以上对象提供帮助的;(2)支付结算金额二十万元以上的;(3)以投放广告等方式提供资金五万元以上的;(4)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5)二年内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受过行政处罚,又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的;(6)被帮助对象实施的犯罪造成严重后果的;(7)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此外,确因客观条件限制无法查证被帮助对象是否达到犯罪的程度,但相关数额总计达到前述标准五倍以上,或者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应当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八)明确了单位实施相关网络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根据刑法规定,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主体均可以是单位。为严惩单位实施的相关网络犯罪活动,《解释》规定:“单位实施本解释规定的犯罪的,依照本解释规定的相应自然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定罪处罚,并对单位判处罚金。”(九)明确了相关网络犯罪的职业禁止和禁止令适用规则。刑法规定,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从事相关职业,期限为三年至五年;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从事特定活动。鉴于网络犯罪相当程度存在再犯现象,不少罪犯“重操旧业”的现实情况,《解释》专门规定对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的罪犯可以依法宣告职业禁止和禁止令,即“对于实施本解释规定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职业禁止;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依法宣告禁止令。”(十)明确了相关网络犯罪的罚金刑适用规则。网络犯罪具有明显的牟利性,行为人实施该类犯罪主要是为了牟取非法利益。因此,有必要加大财产刑的适用力度,让行为人在经济上得不偿失,进而剥夺其再次实施此类犯罪的经济能力。基于此,《解释》规定:“对于实施本解释规定的犯罪的,应当综合考虑犯罪的危害程度、违法所得数额以及被告人的前科情况、认罪悔罪态度等,依法判处罚金。”(更多内容详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摘要2019年4月3日,统一推送联盟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召开2019年度全体成员大会。来自华为、OPPO、Vivo、小米、腾讯、百度、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多家厂商的代表参加了本次会议。据统一推送联盟官方消息:本次会议得到了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和指导,在梳理2018年联盟取得的工作成果的同时,为联盟19年的工作指明了方向。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网络发展处陆洋副处长到会致辞,简要回顾了中国信息通信产业的发展历程,深度剖析了中国安卓碎片化生态导致的问题,高度肯定了统一推送联盟在中国安卓生态中所做的努力和贡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泰尔终端实验室主任魏然在致辞中对联盟成立的初衷和全年的工作成绩给予高度了肯定,并为联盟后续的工作提出了意见和建议。魏主任指出,联盟应继续脚踏实地的破解安卓碎片化的难题,确保前期标准落地实施,持续提升中国用户对安卓生态的信心。联盟秘书处从政府要求,行业需求,企业诉求及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向与会人员汇报了统一推送联盟各项工作的发展,得到了与会代表的一致认可。联盟秘书长王景尧博士对2018年的联盟工作做了详细而全面的总结,并对2019年联盟重点工作计划进行了梳理。分享了“推必达”在标准推广,技术落地等领域的最新进展。吴荻博士向各成员单位深入解读了统一推送通道层接口测试标准,共建推送内容安全生态的最新进展。在本次会议上,统一推送联盟向与会代表分享了《中国绿色App标准》(草案)。标准的制定经过了联盟秘书处充分酝酿及调研,充分考虑了用户对于绿色App在个人隐私保护、权限管理、基础安全(网络安全、内容安全)、行为规范(交叉唤醒,后台自启动)的诉求。在19年,联盟将尽快推动《中国绿色App标准》的制订,并在行业内推广实施。未来,我们相信,后台纯净,不侵犯隐私的『绿色App』将成为安卓用户的新选择。2019年,统一推送联盟将继续实现更好的用户体验视为己任,将落实行业监管部门的要求视为责任,将产业生态链各方的诉求和关切视为目标,积极发挥生态引领者的角色,努力打造积极向上、技术驱动、责任共担、合作共赢的行业组织,为中国安卓绿色生态做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