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原来的2G号码升级为4G号码,2019防范治理电信网络诈骗论坛

电信网络诈骗在套路不断翻新的同时,还盯上了新技术。7月9日,记者从中国互联网大会“2019防范治理电信网络诈骗论坛”上获悉,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热点技术已被犯罪分子用于实施诈骗。

图片 1

“怎么都找不到信号?”近日,一名中国联通3G手机用户经历的“小意外”,在媒体上引发广泛关注,“三大运营商即将关闭2G、3G信号服务”的说法不胫而走。后经调查,该联通用户3G手机无法通话的状况,是用户所用手机制式不支持联通3G制式所导致。尽管如此,在5G即将实现商用的当下,大量的2G、3G手机何去何从确实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7月10日《工人日报》)

电信网络诈骗发案率首次同比下降

笔者的经历也颇有代表性。为了帮助我照顾孩子,母亲从湖北荆州老家来到武汉,成为无奈而艰辛的“老漂族”。几个月前,母亲的“老人机”在并无欠费的情况下不能使用,她习惯了老号码并对老号码有感情,不愿意在武汉办一个新号码,而按照运营商的规定,她不能在武汉直接办理升级业务,只好抽时间回到几百公里之外的荆州,将原来的2G号码升级为4G号码。

生活中,花样翻新的电信网络诈骗令人防不胜防。来自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重拳打击下,电信网络诈骗发案率正迎来拐点。

科技让生活更美好,“5G时代”离老百姓越来越近,甚至已经全面嵌入一些国家和城市的日常生活。面向未来,未来已来,如果说1G到4G主要解决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5G将解决人与人之外的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沟通,即万物互联,从而推动多领域深度融合。更进一步说,“5G时代”不仅意味着更快的速度,也意味着市场和社会场域的深刻变革。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姜国利在论坛致辞中说,今年以来,公安机关共抓获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嫌疑人4万名,破获案件4.4万起,同比上升47.8%和6.6%,为公众避免经济损失112亿元。

现代化进程的滚滚车轮,在带给我们巨大福利的同时,它卷起的灰尘也掩盖了一些弱势者的身影,它隆隆的声响也覆盖了一些弱势者的叹息。面对急剧的社会变迁,一些上了年纪、受教育经历短缺的老年人,难以与时俱进地提升自己的信息化能力、转变自己的价值观念与生活方式;“慢了一拍”的他们,很容易陷入边缘化境地。

“在全国持续严打高压下,今年的发案率增幅持续回落,今年5月、6月两个月,发案率首次环比同比均下降。”他说。

不论是智能家电,还是4G、5G手机,都在无形之中建构了一道人为的藩篱,将部分老人区隔、排斥在外。学会使用智能设备,逐渐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社会化;如果老年人依然故步自封、自说自话,难免会与时代脱节。尽管如此,市场力量也需要多一些“过程意识”,不能一蹴而就,而是要给“慢了一拍”的老人们一定的缓冲地带和过渡期,让他们逐渐学会拥抱“互联网+”。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络安全管理局副局长张新介绍,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公安机关通报和用户举报诈骗数据比2018年下半年分别下降了41.4%和21.6%。

淘汰2G、3G虽然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但却不能“一刀切”,忽视了老年人的利益诉求。在许多老人尚且不会使用4G手机的背景下,跑步进入“5G时代”,对于他们来说难免困难重重。通讯业务关乎老百姓的安全感、获得感与幸福感,只有建立强有力的实施操作系统,在细节上考虑得更周全一些,在身段上更柔软一些,老人群体步入“5G时代”才会更加从容、更加顺畅。

电信诈骗从“乱枪打鸟”变为精准下套

拥抱“5G时代”,就是拥抱美好生活;和年轻人一样,老年人也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多一些人性温度,多一些“弱势补偿”,等一等和帮一帮“慢了一拍”的老年人,他们才会慢慢跟上社会变迁的步伐。

“不过,防范治理电信网络诈骗工作仍然艰巨,部分重点地区电信网络诈骗形势依然严峻,利用互联网实时诈骗问题依然突出。”张新提醒。

从电信诈骗来看,中国移动信息安全管理与运行中心总经理张滨给出了一组数据:中国移动月均拦截国际诈骗电话1077万次,垃圾短彩信治理月均拦截4亿条;月均处理“呼死你”电话1.4万余个,语音群呼骚扰电话13.6万余个,“响一声”骚扰电话5000余个。

张滨分析说,电信诈骗与热点事件呈显著相关性。比如5月下旬高考备考阶段,泄题押题类诈骗非常多,6月下旬高考成绩放榜后相关诈骗也明显增多。6·18网购节前后两周购物诈骗特别多。

与此同时,近年来电信诈骗组织呈现由境外向内地、沿海向内陆、重点地区向全国,从“乱枪打鸟”到精准下套的发展趋势。

诈骗分子冒充身份、编造虚假信息的骗术话术不断升级,迷惑性强。不法分子通过非法渠道获取受害人姓名、职务、社会关系等信息,骗取受害者信任实施诈骗,“比如冒充领导,声称有什么事要办,赶紧把钱转过来”,张滨说。

网络诈骗用上人工智能、大数据

更令人担心的是,在腾讯公司安全管理部高级总监黄凯的观察中,电信网络诈骗正呈现出智能化、跨平台化、产业化的趋势。

“在诈骗犯罪各个环节都可以看到智能化的身影,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热点技术已经被犯罪分子用于实施诈骗各个环节中。”黄凯举例说,比如上游黑产利用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突破互联网企业的验证码体系,或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恶意注册,获取号码资源,提供给犯罪分子实施诈骗。

2017年9月,浙江绍兴警方公布破获全国首例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窃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案件,彻底摧毁43个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93人,成功截留被盗的公民个人信息10亿余组,缴获赃款600余万元。

智能化的同时,电信网络诈骗正日趋产业化。黄凯说,在以往网络诈骗案件里,犯罪分子往往团伙作案,彼此相识,分工协作,但近年来犯罪分子上下游分工越来越精细和专业,并已逐渐形成恶意注册、引流、诈骗、洗钱等环节完整的链条。在黑色产业链条中犯罪分子彼此并不相识,利用互联网提供服务的方式分工配合,使得犯罪效率越来越高,门槛越来越低,给执法机关和各个平台在线下打击和线上治理带来较大的挑战。

从犯罪发生场景来看,跨平台化趋势也日益凸现,其中较为严重的是“杀猪盘”交友诈骗案。

何为“杀猪盘”?黄凯解释说,犯罪分子首先在婚恋网站和交友App上获取作案对象,把受害人引到社交平台进一步接触,骗取受害人信任后诱惑受害人到第三方平台,或通过APP网站进行充值操作,最后通过网银等第三方支付方式转移赃款。

他建议,监管部门应重点关注和解决源头性、系统性的问题,围绕诈骗犯罪人员流、信息流、资金流的等主要问题,从顶层设计的角度加强资源的统筹。运营商、互联网企业、金融机构针对当前诈骗犯罪的形式特征,加强线上识别、预防、打击诈骗的力度,同时在各级监管部门的统筹下协同作战。

11家互联网公司当场签订责任书

张新指出,在防范治理电信网络诈骗工作中,大企业大平台是关键少数,要承担起大责任,为全行业作表率。

论坛上,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会同公安部刑事侦查局、中央网信办网络综合协调管理和执法督查局,组织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字节跳动、拼多多、新浪微博、58同城、美团、世纪佳缘、网宿科技11家互联网公司,当场签订“重点互联网企业防范治理电信网络诈骗责任书”。

责任书要求互联网企业建立完善电信网络诈骗防范治理制度体系,明确责任部门,并建立违规账户依法关停机制。

同时,建立完善诈骗风险巡查预警和快速响应处置机制,按要求将防范治理电信网络诈骗工作责任落实情况纳入本企业电信业务经营年报;加强研发投入,创新提供网络、平台、终端侧反诈技术产品,加大应用推广。

责任书还要求对本企业平台出售商品进行全面排查,对违规买卖电话充值卡、电话卡、物联网卡等的一律进行关停或下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