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热点地区连续覆盖里面还存在一些弱覆盖的地区,其接入后的网速最高可以达到10Gbps

编者按:在2014中国国际通信展上,大唐移动移动通信事业部副总经理王震接受《中国电子报》的独家视频专访。以下是采访内容:

很多人认为,5G网络商用后,WiFi就要退出历史舞台,现在来看一点都不会有这样情况发生。据美国媒体报道称,高通已通过FCC批准获得802.11ay的全新WiFi标准,而这即将被大范围商用,或许名字听起来不够清楚,其实这可以看作是超级WiFi,其接入后的网速最高可以达到10Gbps。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科技公司华为计划在美国裁员数百人,目前该公司正艰难应对特朗普政府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发布的黑名单。

《中国电子报》:中国移动网络建设前期已经建了40万基站了,在建网当中发现哪些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高通提出的新802.11ay标准和早前的802.11ad标准不同,最直观的差距就是在速度上,比如前者最高速度可达10Gbps,而后者最高只有5Gbps。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此次裁员预计将打击华为在美国的开发子公司Futurewei。Futurewei在美国各地的研究实验室拥有850名员工,包括德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总体而言,华为在美国约有1,500名员工,主要向农村无线运营商销售设备。

王震:从建网规律来看,运营商首先要实现网络的连续覆盖。在连续覆盖之后,随着用户量的增加,一些室内和热点地区将会呈现流量集中分布的趋势,因此,这些场景将会成为下一步建设重点。

虽说速度大幅提升,但是问题还有不少,比如新802.11ay标准是基于60Ghz的条件进行的,而这个60Ghz的穿墙能力太差,只要设备与发射器之间有障碍物的话,网速就会受到影响,因此只适合短距离的高速传输使用,所以让终端自动切换就是必然,否则也没有商用的意义。

尽管裁员的确切数字还不清楚,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预计将有数百人失业。

目前,运营商基本上已经实现了比较好的连续覆盖,但是室内还有热点地区的覆盖做得还不是很好,导致一些用户的业务感受受到影响,包括一些特殊的场景像高铁、高速公路等,这些场景的信号连续性还都不是很好。此外,在热点地区连续覆盖里面还存在一些弱覆盖的地区,所以我们感觉现在整个建网的重点将会向农村区域和城区里边的室内和热点区域进行集中偏移,这是在覆盖方面存在的问题。

此外,目前不少终端厂商已经开始在高通的推动下,接入到这个标准中来,预计不久的将来,大家就能看到这个超级WiFi的身影。

记者未能立即联系到华为置评。

此外,在更加集中的密集城区,运营商还要解决用户多了流量拥塞干扰方面的问题。这也是目前网络建设的一个重要问题。

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因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而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黑名单。该黑名单实际上禁止美国公司与华为做生意,除非它们获得了商务部的特别许可。

《中国电子报》:热点地区的覆盖主要靠哪些方案解决?

这份黑名单对华为造成了沉重打击。该公司创始人任正非说,由于美国的限制,公司预计未来几年将遭受300亿美元的损失。华为最近还宣布将淘汰一款新的笔记本电脑。

王震:热点地区的覆盖,首先要考虑协同的问题,包括从产品的多样性考虑要做好宏微基站的协同、大功率产品和小功率产品的补盲覆盖等等。

然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意放松对华为的限制,并允许美国公司与华为做生意,只要不危及国家安全。

其次再考虑容量扩容,现在在极热地区可以通过多载波聚合的方式来扩大网络容量。

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明确表示,特朗普不会赦免华为。相反,只要不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美国企业想要与华为做生意,商务部只会向它们发放更多许可证。

容量增加以后还要进一步解决宏微干扰的问题,同时,站址过密也会对网络带来额外的干扰,因此,干扰优化在热点地区的覆盖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中国电子报》:宏微干扰是普遍现象吗?

王震:对,这个需要比较仔细的优化。现在我们既要解决弱覆盖的问题,也要解决过覆盖的问题。现在,大唐移动现既有高功率八通道的产品、也有微基站的产品,同时还有专门针对宏微协同组网的精细优化方案,可以轻松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电子报》:干扰会不会是网络中长期存在的现象?

王震:是的,随着用户数量的不断增长,干扰的消除技术和用户拥塞技术也要持续不断地更新。从我们作TD-SCDMA时期的经验来看,运营商一开始建设网络的重点就是覆盖,覆盖完了以后就是要不断的解决干扰和容量问题。这是个持续的过程,期间会不断地有更新更好的技术出现,并应用在现网中。

《中国电子报》:中国移动建网很快,供货能够跟得上吗?

王震:今年,中国移动加大了建网的节奏,原来TD-LTE一期、二期两次招标,建设规模将近50万站。现在中国移动马上要进行三期的建设,我们感觉到明年这个时候中国移动会有80万到100万站的规模。其中宏基站占70%左右,还有一部分是室分站。中国移动这样一个建设规模对于国内设备厂家供货能力都提出了比较大的挑战。为应对高强度的建网需求,大唐移动在今年上半年也加强了物流、供应链、产品研发平台等方面的建设。在今年第二季度,大唐移动的整体交付率达到93%,也得到中国移动的表扬。所以从交付来讲,我们相信在未来三期的建设中,大唐移动也可以快速交付。

《中国电子报》:目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建TDD网和FDD网的思路很像,都是把TDD定位为数据子网,您认为这种定位的优缺点是什么?对后续演进有什么样影响?

王震:是这样的,现在对于中国4G网络来说,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运营商对FDD和TDD协同发展还没有特别明确的指导思路和策略。从目前现网的一些情况,我们是这样理解的:中国移动一如既往大力推进TD-LTE;中国电信是比较倾向于像FDD的,TDD是作为数据补充;中国联通在3G基础上进行3G/4G的共同发展,是和他们以前3G的背景情况有关系的。

在TDD和FDD的协同发展方面有多种思路,一种是FDD做广覆盖,然后TDD做数据补充;还有呢是两个FDD和TDD都做,做双层网;还有一种方法FDD做广覆盖和数据补充,TDD做专门的行业应用或者政企应用等等。刚刚也提到,目前关于融合问题,运营商还没有特别明确的方向。

那么通过我们跟运营商沟通过程了解到的情况,再结合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发展现状,以及中国政府对TD-LTE政策的要求,我们是建议电信和联通走FDD和TDD融合发展道路,将FDD做成广覆盖,TDD在热点区域做好连续覆盖后用作数据补充。

因为毕竟对于电信和联通来说它的频谱资源还是受限的,那么在用户上来之后,他们的热点区域还是涉及到一个扩容的问题,我们希望与其到那时候扩容不如现在就把TDD用于这些热点覆盖上,然后提前积累一些FDD和TDD融合组网的经验。现在看起来我们对于FDD和TDD覆盖协同还有容量均衡这些方案和产品都是配套的,我们也希望和运营商一起把这个验证做好,这是我们的一些建议。

图片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